当前位置:首页 商业活动

热门推荐

精选推荐

无锡典型的农民工欠薪纠纷缺乏有效证据成讨薪“死穴”

发布时间:2020-06-26

每到年底,农民工讨薪都是备受社会关注的热点话题。无锡提前启动农民工工资清欠专项行动,向拖欠农民工工资“亮剑”,打响春节前“治欠保支”攻坚战。昨天,市劳动监察部门梳理了今年发生的典型农民工欠薪纠纷案例和“雷区”,同时从总承包企业、分包方,再到农民工个人都做出提醒,避免“踩雷”,共同保障农民工的合法权益。

包工头“跑路”总承包企业二次支付工资

7月10日,市人社局接到举报:梁溪区某项目部分劳务分包人拖欠农民工工资,梁溪区监察大队调查发现,该项目由南通一家建筑公司承包施工,魏某是部分粉刷业务承包人,南通建筑公司已向魏某支付了劳务费用,而魏某因个人原因未按期支付农民工工资,造成欠薪纠纷。经核实,涉及拖欠28名农民工工资,总计42万元。劳动监察部门将魏某依据涉嫌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移交警方,并要求南通建筑公司履行工资支付连带责任。经多方联动介入,魏某被公安机关逮捕,该项目涉及拖欠的农民工工资由南通建筑公司垫付。

据了解,建筑领域施工流程往往错综复杂,一项工程建设从总承包方、分包方、农民工头再到农民工,农民工处于最末端,而工程结算任何一个环节“卡壳”,都可能影响农民工工资的发放。市劳动监察支队相关负责人介绍,为避免农民工工资被任一环节“拖下水”,他们把“关口”前移,按“总包负总责”原则为农民工讨薪,也就是总承包企业对所承包工程的农民工工资支付负总责,如果农民工工资被拖欠,由总承包企业垫付被拖欠的农民工工资。这也意味着,总包企业不是将工程分包出去就完事了,不仅要把关分包方的资质,还需对劳务工资支付跟进监督,一旦分包方“跑路”,总包企业面临二次支付的风险。

没有证据口说无凭 讨薪之路阻碍重重

今年上半年,7名农民工来到劳动监察部门反映自己遭遇的欠薪问题。这7名农民工通过熟人介绍,跟随包工头给私人干活,当时仅口头上约定,没有签合同。不料一个多月后,包工头突然消失了,还卷走了7名工人的4万多元工资。让执法人员犯难的是,7名讨薪农民工提供不出合同、欠条、工程结算单等有效证据,这样一来,每个工人实际的工作量难以认定,给讨薪带来很大难度。好在经过两个月的调解和协商,最终工程承包方比照其他工人的收入水平和农民工达成和解并支付工资。

“这样的案例不是个案,由于很多农民工维权意识淡薄,平时工作中未保存有效证据或保存不全,导致讨薪之路受阻。”市劳动监察支队执法人员说,当前在工程建设中挂靠、层层转包现象屡禁不止,是农民工欠薪的主要诱因之一。农民工甚至搞不清真正的老板是谁,加上证据不足,遇到劳资纠纷往往不知从何“讨”起,从而增加了讨薪的难度。执法人员提醒,在平常工作中,农民工一定要收集并保留好能证明自己与用工单位之间存在事实劳动关系的证据和证明工程量的证据。常见的证据包括与用人单位签订的劳动合同、用人单位或包工头写的欠条、工作证、考勤记录、工程结算单等。遇到欠薪情况应及时举报,向相关主管部门反映。

名为替农民工讨薪 实为工头讨要工程款

11月2日,新吴区某建筑工地工头带领几十名农民工来综治中心讨要工资,声称重庆一家劳务公司拖欠56位民工约113万元工资,并提供了工资表。经调查,劳动监察部门发现,这一讨薪事件有蹊跷,由工头彭某出示的113万元民工工资单与事实不符,其中包含了工头的利润。原来,他们故意拖延农民工工资不发放,名义上是替农民工讨薪,实为工头讨要工程款。而且,在调查期间,工头彭某和刘某仍每天煽动农民工赴市、区上访扰乱社会秩序。最终,公安部门将两人以扰乱社会秩序罪立案调查。农民工工资核算完成后,由总包企业通过银行转账方式转入每个劳动者账户。

从今年的农民工欠薪案件来看,90%以上的纠纷都出在包工头这一环节。很多包工头故意拖延农民工工资,以此激发矛盾,实为自己谋得工程款。据了解,在工程建设领域,施工总承包企业对所承包工程项目的农民工工资支付负总责,分包企业对所招用农民工的工资支付负直接责任,不得以工程款未到位等为由克扣或拖欠农民工工资,也不得将合同应收工程款等经营风险转嫁给农民工。对于农民工来说,讨薪有渠道,合法最重要。一旦发现自己被欠薪,一定要通过正规渠道维权,可以向项目总包方反映,及时向属地相关部门投诉。

上一篇: 首届“大源傩”民俗文化节展示泰宁乡村旅游特色
下一篇: 对于忙碌的你来说,怎么样才能睡个美容觉?